小林家的康娜酱

沉迷二次元的中二少女

APH同人/花束情缘(上)

第一次发天然呆组的文呢……人物有些ooc,文笔渣,请多多指教。
内含法贞。

王耀是滚滚花店的老板。
  作为商业街上唯一一家花店,王耀的收入自然很可观。王耀也很喜欢在花店里呆着,看着绿叶衬托着娇艳欲滴的花儿,闻着空气中沁人心脾的花香,自然是很享受。
  每天来的客人很多,但王耀只注意到了一个男孩。
  其实注意到那个男孩的原因是他几乎每天都来店里看看。有时候会买花,有时候不买。王耀一开始没有多注意他,但是时间一长,他自然就格外引王耀注意。
  一天,那个男孩又来店里,蹲在雏菊面前看时,王耀过去拍了一下男孩的肩膀。
  “呀。”男孩显然被吓了一跳,连忙站了起来,回头一看王耀,居然脸红了。王耀没有注意到了男孩的异样,问:“先生,为什么每天都来我的店里呢?”“我……”男孩绞着双手,显得很紧张:“我觉得你店里的雏菊好看……”原来是这样么。王耀无奈地笑了笑,说:“既然好看,为什么不买回家呢?”“我……我没钱……”男孩的脸更红了。“你没工作么?”王耀好奇地问。男孩摇摇头。“这样吧,”王耀突然想到一个主意,“你来我的花店工作吧。这样你也不用天天盯着花而没钱买了。怎么样?”男孩点点头。“我是王耀。”王耀笑着伸出手。“ve~我是费里西安诺。”男孩终于放松下来,可爱地笑了起来。
  “费里西安诺?我记得我那个日本朋友好像说过,是幸福的意思呢。”王耀抱起一束玫瑰花,看着费里西安诺远去的身影,小声地嘀咕道。
  第二天早晨,费里西安诺很很准时地到了花店门口,笑眯眯地看着王耀开了门。“耀的早餐吃了没有呀~我特地给耀买了一份呢~”费里西安诺递给王耀一份早餐。“你想得真周到……”王耀接过早餐,说道。“原来耀真的没吃早餐呀。”费里西安诺惊讶地说。他认为王耀会很早起来的。王耀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无奈地说:“其实我早上做了份早餐,正准备吃时,我那个一向晚起的妹妹今天居然早起了,我没办法,只好把早餐让给她了。”“没关系的,耀的早餐,以后由我来就可以啦。”费里西安诺脸上挂着纯真的笑容。王耀突然一愣,然后直勾勾地望着费里西安诺,然后背过身去:“不用了,你又不能负责我一辈子的……”
  花店很快就迎来了客人。第一位客人也算是常客,是个法国人。“小耀~”弗朗西斯一把抱住了王耀。“可以了。”王耀推开弗朗西斯,将费里西安诺拉过来,说:“这是我的新店员,费里西安诺。”“耀,你和他认识啊。”费里西安诺问。“经常来,能不认识么。”王耀顺手拿起一束玫瑰,说:“今天准备送贞德小姐什么?”“哥哥我可是很有品味的人呢。”弗朗西斯四处看了看,说:“其实,还是玫瑰最配她啊。”王耀将玫瑰塞到弗朗西斯手中,勉强地笑笑:“天天送她玫瑰,她也许都看烦了吧。”“所以哥哥在等着她自己站在我面前,说她想看别的花啊。”弗朗西斯付了钱,推门走了出去。
  费里西安诺小声地问王耀:“他是在追女孩么?”“不是。”王耀苦笑道,“他是弗朗西斯,本来有个很好的女朋友贞德,但是几年前他们旅游时出了车祸,贞德为了保护他,自己死了。贞德小姐喜欢玫瑰花,于是这几年,他一直来买玫瑰花……”费里西安诺沉默了,然后摸了摸玫瑰花,有些伤感:“没想到,这玫瑰花里,还有这样的故事呢。”王耀看着费里西安诺下垂的呆毛,伸手去揉了揉他的头发:“每个人都会有自己想守护的人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贞德小姐没死,她一直以一个美丽阳光的形象,活在弗朗西斯心中……乖,去把那几束百合给放在门口吧。”
  费里西安诺将那几个插着百合的瓶子给搬到了门口,看着店里的王耀,忽然心里便起了一个心思:耀说每个人都会有想守护的人,而我心中想守护的人,就是耀啊……
  费里西安诺将门口的花花草草给摆了摆,然后走了进去,看见王耀将那盆自己一直盯着的雏菊给摆在了桌子上。“耀,你这是……”费里西安诺奇怪地问。“哦,这盆是专门给你的呀,我怕谁来买花,将它拿走了。”王耀脸上露出温暖的笑容。“谢谢你,耀。”费里西安诺抱住了王耀。“没关系的啦。”王耀拍了拍费里西安诺的后背。

  费里西安诺又回到了从前。
  那个废弃的游乐园里,只有他一个人。当他荡秋千时,秋千的绳子突然断了,他结结实实地摔到了地上。“ve~好痛……”费里西安诺涌出了泪花,接着便放声大哭起来。“小朋友,你怎么了?不要哭呀。”接着,他就被拥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他的心渐渐地平复下来。“谢谢你……”费里西安诺抽泣着道谢。那个怀抱将他放了下来。费里西安诺抬头,看着那张稚气的脸庞。“这里的游乐设施不怎么稳固,我送你回家吧。”男孩伸出了手……
  “费里,费里……”费里西安诺被摇醒,看见是王耀在叫他。费里西安诺突然想起梦中那张脸。他伸出手,摸了摸王耀的脸。“费里,你干什么?”王耀并没有打掉他的手,只是好奇地问。“对不起,我睡着了……”费里西安诺垂下头。“没关系,这也中午了,去我家吃顿饭吧。”王耀拉起他的手,笑着说。“ve~那谢谢耀啦。”费里西安诺又紧紧地抱住了王耀。王耀无奈地笑了,然后锁了花店的门,走了出去。费里西安诺跟在后面,想着梦中的脸庞,越来越确定,是他,没错了……
  费里西安诺在王耀家吃过饭后,先王耀一步回到了花店。
  费里西安诺看着账本,却一直想着王耀的脸。“ve~耀应该就是在游乐场哄过我的那个小哥哥呢。”费里西安诺露出温暖的笑容,“从今以后,他要是伤心了,由我来哄吧。”
  几个月过去了,费里西安诺的工作生活由生疏到熟练,而且越来能干。王耀对此很满意,他总是伸出手抚摸费里西安诺的头发,然后满是笑意地说:“我的费里真是越来越好了呢,很快,那盆雏菊就要属于费里了。”
  而费里西安诺看王耀的眼神越来越火热。当王耀说出这句话时,他差点就要说:“耀,我想要的并不是雏菊,而是你。”
  他想让王耀属于他,然后细心地呵护他一生。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到了春季。
  “费里,愿不愿意陪我去赏樱花?”某天工作完毕,王耀锁好了门,看着手中的邀请函,下意识地对面前的人说道。“ve~看樱花?去日本么?”费里西安诺问。“不是啦。”王耀无奈地扶额,“我的日本朋友家的樱花开了,他邀请我去观赏。”“可是,这种事你不应该带上你的妹妹王湾么?”费里西安诺奇怪道。“呃……”王耀一时不知道怎么解释。他对费里西安诺有一种好感,这让他不由自主地邀请了费里。“哦我知道了,王湾找到工作了?”费里西安诺笑着说,“所以她没有时间?”“是……是呀。”干脆顺水推舟。“好~明天一起去~”费里西安诺抱了抱王耀,然后高兴地小跑回家。王耀看着他的背影,轻声叹道:“那么大了,还像个小孩子。”
  声音里,还带着一丝宠溺。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