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林家的康娜酱

沉迷二次元的中二少女

送君归去

第一次写诸葛亮和黄月英的小短篇,文笔渣,请多多包含。
史向。
嗯……基于再见月英夫人的时候,月英夫人是高龄产妇了,所以安排了一个妾室,绝对没有侮辱丞相的意思!

  那年,她还是个少女。她和小丫鬟来到桃花林玩耍。风吹过桃花林,带下了花瓣,下起了花雨。她伸手接过一瓣,脸上露出了笑容。忽然丫鬟戳戳她,说:“小姐,你看,那位公子好生英俊啊。”她向着那个方向看,真的有一位公子,面容清秀,目若朗星,穿着一身白袍。正好,他也回过头来看她,她脸红了,躲了目光。
  过了几年,她听说,父亲黄承彦要为她说亲。“爹,他是谁?”她好奇地问。“他是泰山郡丞诸葛珪之子,是大家广为流传的卧龙先生诸葛孔明。”她低头沉思了一会儿,问:“难道那位诸葛先生不嫌女儿貌丑?”黄承彦摇摇头,笑着说:“女儿,你长得如此漂亮,他怎么会嫌你貌丑?” “我不管,爹先告诉他女儿貌丑再说。”她笑着说。“行。也不知他会不会爱女儿之才。”黄承彦抚摸着胡须,说。忽然,黄承彦想起一件事,问:“女儿,你要跟了他,你会不会后悔?你就没有身为大小姐的舒服生活了。” “不后悔,女儿相信,跟了他,不会后悔。”她坚定地说。
  黄承彦向诸葛亮提亲,并且重点说女儿长得不美。诸葛亮只是笑笑,说:“先生,令爱之才,我早已有所耳闻。若要将令爱许配于我,我不会嫌她貌丑。”黄承彦满意地笑了,说:“过几日,定将小女月英许配于你。”
几日后,诸葛家和黄家联亲,举行了成亲仪式。很简单,也没有大摆酒席。诸葛亮身穿喜服,黄月英也是。院子里一片红色,喜庆的颜色。诸葛亮牵着黄月英的手,走在为他们铺设的道路上。黄月英的面前蒙着珠帘,她悄悄地抬头,想看看自己的夫君长什么样。但是,她还是没有看清。
  举行完仪式,下一步便是送入洞房。
进洞房之时,她从父亲的手上接过一把羽扇。
  黄月英坐在床上,很是紧张,心似小鹿乱撞。诸葛亮拿出喜秤,轻轻撩开了珠帘。黄月英伸出手,推开了诸葛亮,拿羽扇挡住了脸。“夫人,你想干什么?”诸葛亮无奈地说。“夫君,你难道不怕我长得难看,吓着你?”黄月英温柔地说。“我既然娶了你,为什么要怕你?”诸葛亮笑着说,“再说了,在我心里,你一定是最美的。”他伸手,拿走了羽扇。
  在喜烛的光芒下,她美丽的脸庞被染上了一层红晕。诸葛亮也坐到了床上,抚摸着她的脸庞,说:“本来我想娶一才女,没想到还得一佳人。”黄月英抬头看着他,忽然感到了眼熟,想起了那位桃花林恍若谪仙的公子。“夫君,你去十里外的桃花林玩过吗?”黄月英问。“几年前去过一次,还是走了好长时间才回来的呢。”诸葛亮拥住黄月英,黄月英将头靠在他的肩上,露出了甜蜜的笑,幸福的笑。
  第二天,黄月英将羽扇拿来,说:“夫君,这个就送给你了。” “那亮就谢谢夫人了。”诸葛亮笑着说。
接下来就是男耕女织的生活。夜晚,诸葛亮读书,黄月英便跪在他身边,替他挑挑灯芯。诸葛亮写文章时,黄月英会替他磨墨。用诸葛均的视角来看,简直要天天都被秀一脸恩爱。
  这天,诸葛亮正在弹琴。忽然,感到面前有个人站着。他抬起头,看见是月英,笑着看着她。“夫人,你来干什么?”诸葛亮好奇地问。黄月英只是坐在他身边,笑而不语。“你黑了,也瘦了。”诸葛亮摸摸她的脸。她抓住诸葛亮的手,说:“夫君,没关系的。我从来没有后悔过。”诸葛亮沉默不语。
不久后,黄月英给诸葛亮诞下一女。黄月英抱着孩子,虚弱地说:“夫君,这孩子真可爱啊。”诸葛亮端来一碗汤,说:“孩子给我,你先喝汤。”黄月英放下孩子,接过汤。诸葛亮抱起孩子,开始逗她玩。忽然,黄月英问:“夫君,孩子叫什么呢?”诸葛亮想了一会儿,说:“这是我们的第一个结晶,就叫果儿吧。”黄月英笑着说。
  诸葛亮是卧龙,终有鸿鹄之志要实现,终有明主来寻他。
  于是,他便迎来了刘备。
  一番交谈后,诸葛亮跪下,对着刘备真诚地说:“为图将军之志,亮愿效犬马之劳。”刘备激动地扶起了诸葛亮。诸葛亮邀请刘备住下一晚,明天再跟他回去。刘备答应了。
  夜晚,诸葛亮抱着诸葛果,轻声说:“果儿啊,不知道什么时候爹爹才能再见到你了啊……”黄月英挑了挑烛芯,说:“夫君你这一走,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啊。”诸葛亮将诸葛果放到榻上,哄她睡觉。诸葛果睡觉之后,诸葛亮握住了黄月英的手,说:“夫人 这家就靠你了啊。”黄月英反握住他的手,说:“夫君,在外莫要挂念家里,好好跟着皇叔,大展你的鸿鹄之志吧。”     “你真舍得我?”诸葛亮开玩笑说。“舍不舍得都一样,我不能因为自己而耽误你的鸿鹄之志啊。”黄月英苦笑着说。诸葛亮抱抱她,示以安慰。
  诸葛亮走了,只剩下黄月英与果儿了,还有弟弟诸葛均。
  隆中有一棵桃花树,每年都开得很美,满树粉霞。黄月英喜欢去那里。有了诸葛果后,她偶尔带果儿去。每次她头上落下花瓣时,诸葛果会去抓她的头发。
诸葛果渐渐长大了,她长得很漂亮,像黄月英;眉目之间像诸葛亮。她总是拉着黄月英的衣袖,问:“娘,爹爹呢?为什么不见爹爹啊?”黄月英总会摘下一朵桃花,插入诸葛果发间,笑着说:“快了,你爹爹会回来的。”
  没想到这一等,便是二十年。
  二十年过后,她来到丞相府,见诸葛亮。诸葛果也长成了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岁月在夫妇俩脸上留下了痕迹,却没有冲淡他俩的心。“夫君。”黄月英走上前去,握住诸葛亮的手。诸葛亮无言,两人相视一笑。“果儿,叫爹爹啊。”黄月英又走到诸葛果身边,把诸葛果推向诸葛亮。诸葛果直勾勾地盯着诸葛亮盯了好一会儿,才害羞地叫了一声“爹爹”。诸葛亮笑着摸摸诸葛果的头,牵起她的手,父女俩一同走向丞相府。黄月英拿着东西,也紧随其后。
  这时候有一个姑娘走上前来,微微向黄月英一鞠躬,叫了她一声“夫人”。“她是我的妾室,唤她秀儿就可以了,还望夫人不要介意。”诸葛亮满含歉意地说。黄月英打量着秀儿,长相端正,气质也好,是个好姑娘。她便上前牵着秀儿的手,说:“以后见到我就大方一些,不要那么害怕。”秀儿抬头看着黄月英,眼中流露出惊讶的色彩,点了点头。诸葛亮后来告诉黄月英,说秀儿有了孩子,取名叫瞻儿。
  不过黄月英忽然感到一丝凄凉。夫君忙了,真的忙了,不会像在隆中那样,对她温柔地笑了。她有时去给诸葛亮挑挑灯芯,诸葛亮总是一边翻着书卷,一边让她赶紧去休息。黄月英有时替秀儿安顿好瞻儿时,她会看向诸葛亮的房间,还亮着灯。她总是无赖地盯着他灭了灯自己再走,可是她也知道,自家夫君啊,肯定会在自己走后,再去点灯……
  黄月英便开始操持家里。秀儿在诸葛瞻三岁时因病去世。而秀儿去世时也是黄月英主持的葬礼。等诸葛亮回来后,她才引他去秀儿墓上祭拜。诸葛果天天喜欢去道观玩。直到她穿了一身干干净净的道袍回来黄月英才知道为什么果儿喜欢去道观玩。她只能支持女儿。诸葛亮是真的不太关心家里事,不过他还是会写信来问问,果儿怎么样了,瞻儿长高没有之类的。也会嘱咐黄月英不要太累了。
  后来诸葛亮染上了病,黄月英便让他不要太操心了,但他就是不听。于是在五丈原时,将星陨落,一代忠臣,随风而去。
黄月英换上一身缟素,安静地跪在地上,给他守灵。她让两个孩子先去睡了。黄月英是个聪明女人,死讯传来时,她没有痛哭一场,只是安静地接过灵柩,扶上牌位,换上缟素,举行葬礼。她抚摸上棺材,轻声说:“夫君,黄泉路上你一个人孤单吗?在奈何桥等等我好吗?我一定会去找你。”
  春天来了,她又走到了一棵桃花树下。“夫人。”姜维不知道怎么对她说话。据诸葛小姐对他说,娘表面不哭,却整天失魂落魄,时不时傻笑,整个人就像傻了一样。“伯约?你来啦?”黄月英微微欠身,行了个礼。“丞相的事,还是请夫人节哀。”姜维安慰道。“我为什么要悲伤呢?他一定会在奈何桥头,等着我去找他的。”黄月英说。姜维一时无法接话,只是看着她。“伯约,这花开得好看吗?”黄月英突然问。“好看啊……”姜维如实回答。黄月英忽然不再说话了。
  诸葛亮死后,过了几年,黄月英也追随而去。
  奈何桥头,诸葛亮仍然拒绝了孟婆递过来的汤。孟婆无奈地看着他,问:“过了那么长时间,你还要等吗?喝了它,走向轮回之路吧。”诸葛亮的目光投向远方,看见一个匆忙向自己跑来的女子,笑着说:“我不用等啦,你看,她来了。”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