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林家的康娜酱

沉迷二次元的中二少女

【一目连和晴明】守护

  大概是一个阿爸想拐只一目连回家的故事(对这个阿爸就是我。)
   ooc属于我。
  

  “听说了么?那座山上的神明堕了妖。”
  “是么……那会给大家带来危害么?”
  “不知道……还是请阴阳师来吧。”
     此时的晴明拿着一张全新的悬赏封印――听说某座山上的神明堕了妖,会给山下的村民带来危害云云。其实这村庄的事晴明听说过,好像只发过一次洪水,其它时间太平无事。就算山上的不是神明是妖怪,也不一定会给人带来危害啊……晴明一边吐槽着村民的被害妄想症太重,一边收拾收拾准备上路――毕竟有勾玉,不做白不做。
    晴明来到了那座山的山脚。用灵视能力查看一番,发现这座山上的妖气虽然浓,但是和他平常所感受的妖气不同,山上的妖气很纯净,没有危险的感觉。晴明按照悬赏封印上所写,去满山地寻找一座神社。
    当晴明快累的倒地之时,他看见了一根柱子。“这根柱子,很奇怪呢……好像是什么建筑遗留下来的,而且……像是神社的柱子。”晴明绕着柱子四周转了转,他确信那位堕妖神明就在附近。
   “请问,你来这里做什么?”原本寂静的四周忽然响起一个声音。“啊!”晴明被吓了一跳,脚下又恰好被树枝绊倒,整个人向后倒去。这时,有人在晴明身后轻轻地推了他一把,让他站稳。“谢谢……”晴明一边顺着胸口,一边转身向那人道谢。“不用,是我吓到你了,对不起。”面前的妖怪一脸歉意地向晴明道歉。“没关系,是我自己不小心。”晴明打量着面前的妖怪,最后将目光定格在他背后那条紧紧地围绕着他的龙。“你,就是这个堕了妖的神明吗?”晴明缓缓地打开悬赏封印,拿到他面前。他盯着看了好一会,才木讷地点点头:“啊,是的。阴阳师,你要封印我么?”晴明摇摇头,收起了悬赏封印。
   “好好一个神明,为什么要堕妖呢?”晴明看着他,他已经低下了头。他一定很悲伤吧?晴明想,每一个神明都深深地爱着自己的子民,他却被自己的子民提出封印,一定很痛苦。他缓缓地抬起头,看着晴明,问:“你听说过一目连的故事吗?”“没有。如果风神大人愿意说一说,我很感兴趣。”晴明笑着回答,然后坐下。他明显愣了一下,然后也坐下,开始了他的诉说。
   “从前在一座山上,有一位风神。他很爱自己的子民,虽然平常少有人来参拜,但并不能影响他对他们的爱。他甚至曾化身为子民中的一员,去感受他们的幸福。子民们的幸福让他坚定了要守护他们的决心。
     一天,村子发了大水。子民们来到神社,祈求着他的保佑。风神第一次感到为难,他是风神啊,对于水完全没有办法。可是看着子民痛苦的表情,想着他曾经感受到的幸福,他决心要去制止洪水。他成功了,代价是牺牲了一只眼睛。
     村子重新恢复了宁静。可是,那位风神却被遗忘。没有了信仰的神明,已经失去了做神的资格,他只能面对两个选择:消失,或是以另一种形态生存下去,也就是堕妖。子民们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出现在他的脑海,为了守护子民,他无论如何,也要活下去,来守护他们。
     风神选择了堕妖。他活了下去,并且继续孤独地等着子民。毕竟,子民的幸福,是他的执念啊。
     那位孤独的风神,就是一目连。”
     他说完了故事。“我知道,”晴明将声音放得很轻,“你就是那位孤独的风神,一目连。”一目连点点头,然后站起身,走了出去。“你去哪?”晴明急忙追了上去。
    他来到了山脚下,将自己的身影隐藏于树丛中,神情温柔地注视着前面。晴明来到他的身边,顺着他的视线看,原来他是在看他的子民。男人在务农,女人在一边拥着孩子笑着,显得无比温馨。一目连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是那样的温柔。“一目连大人?”晴明好奇地问他,“你怎么了?”只见他紧紧地攥着手,脸上又浮出坚定的神情。“跟我来。”一目连抓住晴明的手腕,将他拉回了神社。
   “其实,这片土地早已不用我守护了啊。我的力量,也不足以让我守护了。”一目连按住晴明的肩膀,“很久,很久都没有人来过这里,除了你,阴阳师。我忽然明白,原来我这几百年,竟不过是这样一个简单的故事。温柔的守护带给了我永恒的孤独,但是我从不后悔。因为子民的幸福,是我一直想要守护的东西,我一直为之努力。”他顿了顿,像是下定了决心,坚定地对晴明说:“封印我吧,阴阳师。让我为子民的幸福,做上最后一点努力――让他们安心。”
    “不,那么温柔的神明,我也不舍得封印啊。”晴明掏出了悬赏封印,撕了它,然后抱住了一目连:“如果一目连大人觉得孤独的话,请来我的庭院吧,那里有很多像你一样,温柔可爱的妖怪们,他们一定会很喜欢你的。平安京的烟火,很美丽呢,你不来看看么?”“平安京……的烟火?”一目连的眼睛渐渐放大,“我想,那一定很美丽呢。谢谢你,阴阳师,我会好好考虑的。”
    “我是安倍晴明,期待你的到来哦!”临别前,晴明将自己的名字告诉了一目连。回到山下,他简单对村民交代了一下,说山上的妖怪已经被封印了,不会危害大家,请安心吧。到了自己的庭院后,晴明一直躺着樱花树下,一言不发。姑获鸟抱着新生的妖狐,看着晴明,问:“晴明大人,怎么了?你好像有心事。”“不,没什么,只是很想让一个妖怪,来看看这美丽的景色罢了。”风仍旧轻柔地拂过樱花树,落英缤纷。风铃也被闹得叮当作响,清脆悦耳。
     一天早晨,晴明很早地来到庭院,看着东方的天空渐渐变红,霞光将樱花树染成金色。樱花树下的身影向晴明走来,笑着说:“晴明大人,我来了。”
    “啊,是啊,你来了,一目连大人。”

评论

热度(10)